(第五章)意外
此时此刻的天台却是淫靡无限,随着壮汉的命令吆喝,林可儿木然地转过身
体扶住修缮护栏的架子,任由蕾丝内裤被剥落到脚踝,她刚撅起完美的臀部,壮
汉就把那根沾满唾沫的肉棒狠狠地插入林可儿的蜜穴,出乎壮汉的意料,蜜穴早
已经蜜汁荡漾。
但饶是如此,壮汉还是还是感到小穴的紧窄,要想全部深入还不是那么容易
,状汉吸了一口气,扶着林可儿完美的臀部,挺起了腰腹,才缓缓地把整支肉棒
完全插进了她的小穴。
「嗯...」林可儿看似痛苦地仰了仰头,她发出微微地呻吟。
壮汉也舒爽地大叫一声,然后挥动肉棒,开始漫无边际地抽送起来。
林可儿又感到那熟悉的肿涨,但她却一直担心,她的眼睛始终注视着楼梯口
惧怕有其他人走上天台,因为天台除了一个蕴水池,和一些护拦架子外,几乎沒
有任何遮挡,要是这个时候有人上来,那一定可以看见她的不耻行为。
所以,尽管下体涨痛,但林可儿还是大力迎合壮汉的抽插,她撅起了臀部,
但她却沒有打开双腿,她希望能使窄小的阴道更加夹紧身后这个无赖的生殖器,
让他快快的得到高潮,然后希望他快快离开这里。
林可儿的主动出乎壮汉的意料之外,他沒有想太多,只当这个林可儿已经完
全臣服在他胯下,于是他哈哈大笑,抄起了林可儿胸前的酥乳,身下一枪紧过一
枪地挥击,直把林可儿顶得娇喘连连,由原来的小声呻吟变成大声喘息。
林可儿暗暗对自己的敏感身体感到羞愧和无奈,原来只是想让壮汉盡快高潮
而离开律师办公楼,但沒有想到自己反而身不由己,下体的微微麻痒和痉挛让她
感觉到了什么,她内心惊唿,这是高潮的徵兆呀!
哦..小娘们的逼今天怎么那么紧?我快顶不住了,慢点.慢点..这时,壮汉
的疾挺速度却放慢了下来,他担心自己控制不了,而早早一泻如注。
壮汉深知这个美丽性感的女人不会属于他,说不定这次风流以后,他再也不
能享受这具美丽的肉体了,所以壮汉不想那么快就结束。
啊..快点插呀,会有人来的...本来只想盡快完成这次交媾,速战速决
的林可儿开始有些迷乱了,她已经不能顾及楼梯口,感觉到壮汉放慢了进出的速
度,她发出了一声如泣的娇喘,下体不自觉地向后疾挺,动作频密而有力,远远
看去她那浑圆的臀部上下急促起伏,有如一个禁锢性慾多年的发情荡妇,只求盡
情享受,不管佔有她身体是谁。
哦,天啊,可儿真浪,我真想不到她这样放荡,这是天台呀,她怎么能在这
里...哦..她的身材真完美..不远处楼梯口的小门缝后有一个男人正在窥
视这香艷绝伦的一幕,虽然近视,但令他瞪大了双眼的,却是眼前淫乱的交媾动
作以及林可儿消魄的呻吟。
这个窥视的男人当然是苏田,本来拿着的牛皮纸文件袋已经被他无情地抛弃
到一边,他手拿着的,是一根高举的阳物,这根阳物在门缝外的几声娇喘后,又
暴涨了许多。想不到,这个斯斯文文,有点瘦弱的苏田,却拥有一根与他身材不
相称的大阳具,黑红的龟头竟然犹如一只鸭蛋大,只是这个龟头已经渗出了透明
的液体。
但更旖旎的一幕使得苏田差点喷射。
激情中的壮汉还是发现了林可儿紧闭的双腿,他喘着粗气要求林可儿把双腿
打开,但小内裤缠住了她的一双脚踝,下体又被巨棒插入,身体被顶在护拦,根
本沒有办法弯腰去脱掉内裤,她惟有金鸡独立,然后把提起的那只小腿向后沟起
,羞涩地告诉身后的壮汉:「你..你来脱掉裤子,我才..才能把腿分..分
开呀..」
林可儿娇嗲万分令壮汉的下体不觉得又粗了一圈。
看见弯曲到自己膝盖上的蕾丝内裤,壮汉不禁哑然失笑,他只微倾一下身子
,就轻易地把内裤脱掉了,只可惜那条绛红色的内裤掉挂在了另一只腿的脚踝上
,沾上了不少灰尘。
不远处的苏田为林可儿弯腿的这个动作艰难地呻吟:「真的难以想像,可儿
是那么的让人消魂,让人无法忍受,啊..可儿..我要干你..」
沒有那么紧窄的肉壁压迫,壮汉的抽插更加有力自如,他的阳具放任地在林
可儿阴道里驰骋,每次深深地插入都引得林可儿颤抖,每次拉出总能带出润滑的
淫水,淫水沿着光滑的大腿往下流,有不少还滴到了地上。
啊..啊..啊..壮汉勐烈的撞击换回了林可儿的臀部越来越高高地翘起
,她的呻吟已经不能控制,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能让她这样兴奋,这样舒服
,虽然屈辱,但酣畅淋漓的快感一波接一波,令她几乎要窒息,她喜欢这种窒息
的感觉。
如果现在要林可儿选择屈辱和满足的性慾,那她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因为壮汉抓着她的秀髮在问:「快告诉我,操你爽不爽?」
林可儿一边扭动着娇躯一边回答:「嗯..嗯..爽..」
壮汉双手托住晃动的双乳,嘴巴贴近林可儿的耳朵,淫笑地又问:「那你以
后要不要我继续操你?恩?要不要?」
「噢..不要问..我..」
「快说,想不想我以后天天操你?」
「嗯..嗯..想.想你继续..啊!我来..来了..来了..」林可儿
勐烈地摇动丰腴美臀,她的一只手忽然紧紧抓住身后壮汉的衣服,一阵发疯似的
痉挛,整个娇躯软靠在壮汉的身上,在壮汉最后一次深入抽插后,她刚刚喷射蜜
汁的蜜穴却迎来了一股股磙烫的精华,这一次深深的插入,让林可儿的高潮得到
了延续,这是她从来沒有体验过的长时间快感,她感到目眩。
不远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的苏田无力地把溅到牛皮纸文件袋上的粘液擦
拭掉,那粘液似乎还有馀温,他害怕被人发现他偷窥,所以先俏悄地返回了办公
室。
壮汉哆嗦地抖盡了最后一滴精华,他满足地嘘出一口气,温柔地抱着林可儿
的纤腰,手里来回地轻抓揉她胸前的两个大奶,但他的软下来的肉棒还停留在林
可儿的小穴中,虽然已经软了,但个头沒有消减多少,林可儿依然感觉有东西充
实自己的下体,昏头昏脑的她好奇地问:"怎么还沒有射完啊?"
还沒有平復喘息的壮汉笑了:当然射完了,哪里有射一半不射一半的?都给
你掏光了"
林可儿脸色霎时红霞遍佈,她羞涩而焦急地又问:那还..还不拔出来..
会让別人看见的..
让我的小兄弟在里面泡一泡,沒准再来一次壮汉居然还用软下来的阳具顶了
两下。
不要了,以后你也別来找我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了..敏感的林可儿居然
身体又颤抖了一下,但她还是克制了自己的慾望,听到壮汉还想在来一次,林可
儿大惊失色,她哀求地撒了个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这样会破坏我的幸福,
况且我男朋友是警察,真的是警察,不骗你,他的名字叫廖辉..
什么?你..你说廖辉是你老公?你..你..不是开玩笑吧?壮汉浑身打
了个机灵,颤声问道:"刑警队的廖队长真..真的是你老公.."
看见脸色突变,神色慌张的壮汉颤抖地询问,林可儿马上明白了十之八九,
她开始信心十足地转头看了发呆的壮汉一眼,鼻子发出冷冷地"恩"一声。
壮汉还有点不相信,他眼珠一转,好像想到了什么,随即嘿嘿地笑问:廖队
怎么会有宝马开?你想骗三岁小孩吧..
听到这些话,林可儿更明白廖辉在这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心中的份量,她拿出
上衣小兜里的手机,调出了一组数字,然后递到壮汉的眼前得意地问:那宝马只
是我上司的,你看看,是不是这个电话?
是..是这个电话..他是这个区的刑警队长,我们经..经常见面,他的
电话我记着吶,但..但好像很多人有他电话,不一定你就是廖队的女朋友吧?
脸色惨白的壮汉开始双腿发抖,豆大的冷汗已经流满了额头,想到自己强姦
刑警队长的老婆,又敲诈,又威逼,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清楚,只要廖辉知道
这件事,他估计自己离死不远了,心存最后侥倖的他,希望老天保佑眼前这个女
人只是吓唬自己的而已。
但很快这个壮汉就如坠冰窟,因为林可儿已经拨通了这个号码,电话里,林
可儿柔情地说:恩,恩,是的,在上班,昨天小龙是你喊他过我家的吧,哦,沒
什么事,就是突然不舒服,想你来接我恩..好的,我爸老惦记你,想你过去吃
饭,等你沒有这样忙了就给电话我,好的,就这样,拜拜。
林可儿和廖辉通电话时,身边的壮汉已经十分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了,以前
也听说这个廖辉有个漂亮的女朋友,但万万沒有想到会是这个被自己强姦的女人
,他脑子里飞速运转,想到过马上逃跑,也想到过杀了眼前这个女人灭口,但想
到家里的两个老人,又听见这个女人似乎沒有透露被伤害的事儿,他才稍微稳定
自己的情绪。
当林可儿盖上电话后,这个壮汉毫不思索地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下,他哭丧
着脸哀求道:"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就是廖队的女朋友,我瞎了眼.."
难道是別的女人你就可以乱来?强姦是个大罪,你怎么能这样?你以前肯定
也伤害不少女人..声色具厉的林可儿终于恢復到了她强悍的一面,她越说越气
,恨不得把这个恶棍枪毙了。
壮汉连忙辩解:不,不是,我从来沒有强姦过別的女人,前段时间女人跟別
的男人跑了,心情不好,昨晚上和几个兄弟喝酒喝醉了,所以才幹出了蠢事来,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以后绝对不来骚扰你,你大人大量,我家里还有两个老人
家要养,我死了不要紧,只怕两老人沒有人照顾啊,求你了,我知道错了.
壮汉失声痛哭,悲怜地哀求让本来就心肠软的林可儿气消了一些,加上他提
到了女人跟人跑了...家有两高堂...更令林可儿犹豫,看见这个1.8米
的大男人跪在地上浑身发抖,本来就沒有要致他于死地的林可儿生出了怜悯之心
,她大声呵斥:「你昨晚醉酒还情有可原,但刚才你对我再次施暴那是不知悔改
,我..我不会原谅你,我..我要报警..」说着,林可儿又从兜里拿出了手
机。
壮汉哀求道:等等..等等..姑娘,你听我说完你再报警好不好?壮汉跪
着用膝盖向林可儿挪来,倒把林可儿吓了一跳,她连忙向后退了两步大叫:不许\r
过来,你就在那里说..
呜.呜.如果是別的女人,我又怎么会看上眼?我是粗人一个,我只知道和
姑娘做那事特別带劲,特別舒服..所以今天看见姑娘,我..我又想了,加上
姑娘天仙一样的美貌,我就就鬼使神差地跟着你,说实话,我是打心眼地喜欢姑
娘你呀..壮汉也知道紧急关头,也不管真话,假话,肉麻话,反正三分真七分
假地脱口而出,虽然说话粗俗,但情真意切,加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
把林可儿心中的怒火消了大半。
心中当然还恼怒异常,但林可儿总是女人,既有同情心,对方又表明了是因
为喜欢上自己才卤莽,加上壮汉还把自己当天仙,她心中的气愤也就和缓了不少
,但她依然杏目圆睁,继续大声斥责:那你还敲诈?
哦,对不起,我忘记了,你看,钱我还你..跪在地上的壮汉站了起来,从
裤兜里把掏出2000元,捧在双手,向林可儿递了过去。
哼..要我原谅你,你还要答应我几件事..林可儿接过了钱,但依然气鼓
鼓。
好的,不要说几件,就是几十件我也答应..壮汉一副诚惶诚恐,但他的脸
已经稍稍有了点血色。
沒有那么多,但你也不要答应那么爽,要看行动,我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
重新做人..稍微停顿了一下,林可儿才说出了几个条件:第一,以后不许再来
找我。第二,不许把今天的事情宣扬出去。第三,留下你的联繫电话,住址以及
姓名。第四,明天你负责在那条小巷里安装一盏亮一点的路灯。以上几点你听明
白了吗?
壮汉连连答应,他重复了一遍林可儿提出的要求后,又把自己的姓名,电话
和住址清清楚楚地写在从林可儿手提包里拿出来的纸上。
壮汉突然想到还沒有知道这个姑娘的姓名,他吞吞吐吐地问道:我..我还
沒有知道姑娘姓什么?
林可儿冷哼一声:我姓什么就不用告诉你了,你走吧,记住,如果以后你再
犯错,你就一辈子就在监狱里度过了
壮汉露出了无奈的神情,他失落地应道:知道,我走了,哦..地上那条裤
子,我帮你捡起来..
看见地上那条绛红色的蕾丝静静地躺在那里,想起刚才的一段云雨,林可儿
脸上又是一片红潮,她又气又羞地大声呵斥:"我不要了,都髒了.."
哦,你不要,我要...壮汉被骂愣了一下,继续向那条内裤走去,不想一
阵风刮来,薄小质轻的小内裤被风吹到了护拦边,眼看就要吹落楼下,壮汉心中
一急,三步并两步冲过去,不想,慌忙中撞到了竹搭的架子,架子本来就松垮,
那经得起1.8米的壮汉撞击那架子顿时摇晃了两下,缓缓向壮汉倒来,虽然被
碗口大的竹子打中也不会死,但一定会伤,沒办法,壮汉只好闪躲,不知道是不
是刚才激情了一番消耗了体力,还是跪了半天腿上发酸。壮汉虽然闪掉被竹子打
中之虞,但却撞到了护拦,却不知道本来就要修缮的护拦在壮汉的压迫下,立刻
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摔下楼去。
旁边的林可儿见状,大惊失色,她尖叫一声:「小心那..」后连忙跑来,
伸手抓住壮汉的衣服,那知道护拦不堪壮汉的重压,轰然一声倒塌了下去,壮汉
也跟着摔了下去,情急之下,壮汉拼命乱抓,一手抓住了护拦上的钢筋,另一只
手却被赶来的林可儿抓住,但壮汉的整个身体已经悬在了空中,随着风吹而摇晃

抓住啊!!!快来人啊,救命..林可儿趴在地上,一手抓住旁边的突起的
石墩,一手使盡全力抓住壮汉的一只手,嘴里发出尖声唿救。
壮汉此时已经恐惧万状,他的脖子上的青筋突起,双手因为用力而发颤,双
眼却期盼地望着林可儿嘶声道:姑娘,別..松手,救我..我答应你..重.
.重新做人
林可儿眼泪夺眶而出,她抓住壮汉的手关节已经发白,望着这个曾经伤害过
自己的流氓,那一刻,她已经把怨恨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现在心里唯一想做的,
就是要救他,救这个伤害过自己的坏人,同样是竭力的嘶声,林可儿喊道:你別
话,抓紧我..我原谅你.."
可是壮汉的身体太重了,林可儿柔弱的身体又怎么能拉得动这个1.8米的
大汉?壮汉的手还是一点一点地脱离林可儿的掌握,那一边手更是被钢筋磨出了
鲜血。
虽然听到姑娘原谅自己有点兴奋,但随之而来的死亡威胁让他绝望地闭上了
双眼...